可爱的社会型机器人Jibo问世,会是家庭机器人的未来吗?

Cynthia Breazeal想让这个小机器人成为你们家的新家庭成员。

世界上的机器人大约都有着咖啡机一样的魅力,但是 Cynthia Breazeal的机器人可不是如此。Huggable是一个泰迪熊;Kismet是一个有着大眼睛、红嘴巴和尖尖耳朵的话唠;Nexi有着蓝眼睛与婴儿脸;Leonardo则总被描述为很多不同的形象,例如松鼠、毛茸茸的外星人或者一个巨大版的菲比(美国孩之宝公司推出的毛茸茸的公仔)。
Breazeal在MIT实验室中与她的学生针对情感机器展开了多年的研究,她认为个人机器人进驻家庭并帮助我们生活的时机已然来到。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她在波士顿创办了Jibo公司,筹集了3860万美元以生产友好的家庭服务机器人。机器人Jibo上装备有相机和微型相机,只比烤箱高一点,外形有点像风扇。它可以识别脸部、理解人们说的话,并以可爱的声音做出反应。

Breazeal说:「我们生活的年代中有太多科技都是关于数据、数据和数据。社会型机器人的目的就是在说:『是啊,我们有了所有的数据。现在让我们集中于体验和人类参与的方面上吧。』」确实,尽管Jibo并不像Breazeal之前的一些作品那样拥有可爱的狗狗眼或者软软的毛,但它看起来的确有自己的性格。它可以用只有一个眼睛的诡异脸庞询问般地看着你,发出可爱的机器人笑声,并且扭着它的身体。她说:「它做什么不要紧,要紧的是它做的方式。」
人们梦想真正有用、有能力并且有着可爱性格的机器人已经很久了(不,扫地机器人Roomba不算,除非你跟它说话)。40多年中,企业家带来了家庭机器人,但几乎全都很快消失了,毫无痕迹。即使是索尼的机器狗Aibo,大张旗鼓地发布并吸引了许多粉丝们,在商业上依旧一败涂地。
然而现在,它所必须的科技变得更好,更加便宜。智能手机和电子游戏的庞大附属工业也为新一代家庭机器人提供了零件,这些机器人主要用于娱乐并向主人提供信息。除了强大的低功耗微处理器之外,这些新机器人还装备有帮助侦测人类和物体的3D感应器,帮助更好地导航的加速度计和陀螺仪,而轻巧的锂电池则给了它们更好的自主权。
这些新兴机器人种类背后的公司有创业公司,也有已有的老公司。2014年,日本的通讯巨头SoftBank开始售卖一个叫做Pepper的机器人,它的设计初衷像Jibo一样是用来娱乐。7月,一个法国的创业公司Blue Frog Robotics计划开始推出它的首个机器人Buddy,有点像装了轮子的Jibo。还有数个中国的机器人公司,包括北京的小鱼儿科技公司,深圳的 Ubtech公司都在制作相似的产品。

Andy Atkins是Jibo公司工程副总裁,正在修正第一个原型。
Breazeal的机器人能够在众人中脱颖而出吗?Frank Tobe是一名分析师,也是The Robot Report网站的开创人,他认为会的。他把Jibo称为「新型社会机器人市场的变革者」,提及该公司集结了一大批优秀的专家,不仅仅在机器人领域,还有语音识别领域、人机互动、游戏与动画领域。还有另一个因素:他展示了他妻子使用机器人的一段录像,她在录像中宣称「任何能够订中餐的机器人,都是个胜利者。」
其他人则没有这么信心十足。媒体专家形容Jibo为「会动的灯罩」和「打了类固醇的闹钟」。《时代周刊》的一篇文章写道:「你怎么会需要这么一个东西呢」,并补充道Jibo承诺做到的事情你的手机都已经做到了。科技新闻网站GeekWire的一个作家写道:「我绝对不会让一个连接着网络、能移动的相机靠近我的女儿床边」,作为对推广视频的回应,引发了有关隐私和安全的考虑。

Breazeal对于批评来者不拒。她承认Jibo只会推出很少的应用(她称之为技能),但是补充道机器人对于开发者来说是一个能扩展其能力的开源平台。新的应用会增加Jibo的有用性,让它做些现在不敢想的事情。她忙不迭又补充说,她的团队也在认真思考隐私和安全的问题。
消费者方面,迄今为止,反响还不错。在12月,Jibo在众筹网站Indiegogo上有了370万美元的资金。这是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数目,尤其是因为在众筹活动进行时,这台机器人仍然只是一个粗糙原型,不能完成任何它所宣传的任务。在推迟了一次预期发布日期后,Breazeal知道她的团队必须要履行诺言。她在2015年末说:「它很快就会到来了,很快。」
Jibo的第一个原型看起来像一个贴了几个智能手机的饮料罐子。有一些模型有着动画片里那样立在头顶的天线。Breazeal的团队和一个旧金山工业设计公司一起创造出了现在的版本,看起来很聪明,体型很小。它的内部有着大量的电子设备:高分辨率立体相机、六个微相机、一对音响、一个LCD触屏、两个风扇、Wi-Fi以及蓝牙模块、LED灯、触碰感应器还有ARM嵌入处理器运行Linux系统。
但是,Jibo最天才的设计或许要属它的躯体,由三个圆柱形的部分组成,分别为基座、躯体和头部,通过某个角度而不是水平相连起来。旋转这些部分能将机器人拗成各种造型。三个DC马达与传送带可以控制旋转,使其优雅并安静地运动。

想要让动作保持正确,需要大量的工程工作。在早期的原型中,每个部分都只能在每个方向转动有限的角度,限制了机器人的动作,并让动作看起来很不自然。为了让每个部分都连续的旋转,Breazeal的团队重新组织了电子和机械的部件,使其更加紧密。团队还让所有的电线都位于机器人躯体的中心,以免在旋转时缠绕起来。正在研究动作问题的Matt Berlin说,Jibo现在「感觉更加流畅和舒畅,就好像它可以从一个姿势毫无停顿地转换为另一个姿势。」
Jibo必须能提供毫无瑕疵的用户体验,才算取得了成功。这种体验大部分取决于机器人的语音识别和综合推理。这是个巨大的挑战:给机器人赋予声音与耳朵,人们期望它能够变得智能。
「人类的交谈不像Siri或者Google Now一样,人们之间有着完整成熟的语句交流。」Tandy Trower说道,他是位于西雅图的Hoalaha机器人公司的创始人,后者开发基于声音互动的医疗机器人。「当我们和彼此对话时,我们会用许多上下文语境来理解对方的话。」换句话说,Jibo这样的机器人必须要考虑语境,才能执行一个真正的对话。
这并不容易。Breazeal说过,Siri和Google Now的方法(也就是将语音输入进强大的云计算机处理)并不适合机器人。云语音引擎会造成延迟。更糟的是,如果Jibo失去了wifi连接,它会无法反应。其他的办法则是执行本地语音识别。这也不是个好选择,因为它会烧掉CPU。尽管Breazeal没有明说她的团队将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但Jibo有可能会使用一个混合方法,在一些基础功能上使用本地语音处理,例如当用户说「醒来」的时候,而在复杂的语音处理时采用云引擎,例如比较艰深的指令。
Breazeal确实说过她的语音工程师正在构建一个自然语言模型,让Jibo以互动的方式回应。他们还根据一位彬彬有礼的配音员所录制的14000个语句赋予了Jibo一个独特的声音。凭借这些,文本转语音的引擎能够产生100万种说话方式。但是她也补充道,机器人真正说的话仅仅是它回应的一部分——它还会利用肢体语言与改变腔调的方式去展现快乐、悲伤与惊讶。

Breazeal承诺,随着时间,Jibo会逐渐了解每个用户的细节,提供更加私人化的反馈。继而,人们将不仅仅像对一个电子设备一样的方式去对待Jibo,而是家庭的一部分。这是她的梦想,它也会是机器人学里的长久财富。
但是它是否是一个好的财富,取决于你和谁说话。「机器人学家会争论人们与机器人交流没有坏处;这种交流会是有趣的、有教育意义或者舒适的。但是我不这么觉得。」Breazeal在MIT的同事、心理学家Sherry Turkle在她的2011年的著作《孤独海洋(Alone Together)》中写道。「一个机器朋友意味着我们消除了友谊的意义。我们所喜欢的,喜欢我们的——那些让我们成为现在这样子的人。」
Breazeal回应道,社会型机器人不会取代人类的友谊。他们只是丰富了人们所能拥有的感情种类——包括其他人,宠物,儿童甚至是玩具。她说:「因此,创造与探索这种新的关系——并不是要与现存的关系做竞争。对我来说,社会型机器人的价值定位就是,它们并不是人类——它们与我们不一样。正因为如此,它门面可以与我们互补。这就是真正迷人和有价值的地方。」

来自spectrum.ieee,作者Erico Guizzo。机器之心编译出品。参与:Chen Xiaoqing,汪汪。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0-20 11:03:34